我刚刚结束了第一次和父母的长途旅行。我们这次乘坐的是维京内河游轮,从北海河口的阿姆斯特丹出发,一路经莱茵河,美因河,美因-多瑙运河,多瑙河,最后抵达奥地利的维也纳,历时15天。

维京内河游轮的硬件条件概括起来就是:一价全包,吃好喝好,晚上开船白天逛,我那对外地食物极度抗拒,去东南亚天天要去中餐馆吃的妈妈也表示非常吃得惯,带的一瓶老干妈到旅程结束也没有开封。

阳光甲板的休憩

船上每晚的活动丰富,这是邀请的音乐家进行古典音乐的表演

于我而言

按我以前的经验来讲,我擅于做行程攻略,或许可以用更“划算的”成本来规划这次欧洲旅行。而在这次旅行的最后,我只能庆幸的对自己说,谢天谢地,谢谢维京充实的行程与完善的服务,这些缓冲了我和父母的碰撞,它让我和父母的第一次越洋旅行成功的收尾了。

无处不在的“小红人”贴心服务

船上有中餐也有西餐

报这么一个游轮项目,还能自由自在的探索城市吗?

后来才发现维京跟团游和自由行并不存在冲突

首先,夜晚行船,在欧洲从一个城市沿水路到一个城市,这些移动的时间,其实我自由行时也要去承受的。不管是在欧洲坐大巴还是坐火车,通勤都还需要耗费我白天宝贵的时间——从一个城市的酒店离开,去车站,等车乘车,到达另一个城市,到酒店入住,这个过程所消耗的精力与时间,在内河游轮的夜间穿梭中,直接节省了。

坐在船上看尽风景

阿姆斯特丹设计感超强的写字楼

北方威尼斯——阿姆斯特丹的纵横水道

代尔夫特的教堂

早上一觉醒来,在阳台看到鹿特丹的彩虹!

第二,你甚至完全可以仅把船当作是交通与餐饮工具,因为在船停靠城市的白天时光里,你可以毫无限制的在所停靠城市自由活动。重要的是,你多了一个选择,因为他们有免费的中文城市导游带你逛(我爸妈就是每天都跟着船上的导游玩),而我却可以看心情来选择某一天自己在城市暴走。

更省心的是,游轮还提供了定期往返船与市中心的免费巴士,一般两个班次进城,两个班次回城,连通勤市中心的交通费也省了。

工作人员非常热情,我与船长,酒店经理都有进行多次的深聊

在这个地方我还想补充一点的是,船上的服务人员非常的“华人国际化”——覆盖了大陆人,台湾人,香港人,马来华人,新加坡华人,这样所带来的一些文化碰撞非常棒。上图右一的厨师,就是马来华人。这个优点在陆地上的导游选择上也继承了下来,以下就是在参加城市游览时,我在我的知乎上所发的一个感想。

第三,接下来我就通过行程中所发的朋友圈来描述当时的感受吧。

维京游轮在莱茵河段的行程,让我抵消了两个以后的出行计划,一个是那么多盛名的中欧小镇可能不会专门再去了,因为已经在莱茵河沿岸已经看饱了。

二就是省心,莱茵河西德段沿岸古堡众多,本身就是非常出名的旅行目的地。而要体验这段航程,自由行旅客需要先在网上订票,然后自行坐交通工具到达河边的港口乘坐(也就是上图所说的KD游船,而这个KD游船也已经被维京收购了),极为的繁琐。我曾经写,我早已不是认为折腾是福的小奶狗,在沦落为晒太阳的老金毛的过程里,我对省心越来越看重。

好了,第四点也是最后一点,这是我在行程结束的最后几天悟出来的。当我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慢慢减弱,打动我的景色与城市越来越难以遇见的时候,不同的旅行方式可能会为我打开了另一片天地。这次第一次乘坐的内河游轮,就是一次和以前背包自由行全然不同的体验。(具体感想见下图,VIKING即是维京的英文)

以上是我对于这次旅行自身的感想。内河游轮,我明年应该还会去坐。

于我的爸妈而言

我和我爸妈在欧洲度过了形影不离的15天。15天不长,一次旅行转瞬即逝;但15天也很长,它是一年的24分之一,这段旅行体验也足以让我和父母铭记一生。

在我上大学远离家乡,开始工作后行走世界这些年,很少有和他们完整呆过这么长的时间。各种价值观念,生活习惯的冲突不可避免。但在最后一天离别时,我其实很伤感,也很感激能有机会与父母共度此行。

在这短暂又漫长的15天,我一直在教不怎么出国的他们很多东西,很多时候仿佛我是一个家长,而我的父母是孩子。而父母的朋友圈,也渐渐有不少有我入镜的合影与偷拍。

这一场旅行结束了,只是我仍然还没有长大,或许我永远不会长大,我只能近距离看着父母的衰老,然后持续陷入对他们和自己老去的恐惧之中去。

感谢维京游轮的奥丁号,这一段经历,我没有完成很多亲子旅行文章中所讲到的“与父母和解”。但父母是收获到了切切实实的开心。

我二十出头第一次出国,一开始由近到远走了泰国,日本,美国,欧洲,四次旅行,它们分别给了我极大的震撼。

而接近60岁的我的父母,平生第一次去非东南亚的外国,就去的是与家乡差异如此之大的欧洲,经历了盎格鲁的白人文明。这场旅行不仅带给他们人生经历的突破,还认识了这艘船的其它同龄人,让不喜欢出远门的他们也在有生之年体会到我20多岁时所惊叹的——原来人生有这么多可能,原来人近夕阳,也可以有这么多种活法。

我妈总是在船上和我念叨她的社交见闻:

“那位老太太以前是部队军医,在唐山大地震救援时摔坏了腿,现在75岁了还出来旅行,真难得。”

“那位先生曾经和我一样都在银行工作,可他94年就下了海,现在财富自由满世界跑,他夫妻俩说不爱奢侈品不买贵衣服,只喜欢把赚的钱用来旅游。”

“这个船上真是卧虎藏龙啊,群里发科隆教堂画作的那位成都的先生原来是国家一级画师,昨天一个饭桌上的是两个北大退休教授。”

我第一次没有觉得她念叨,发自内心地觉得“真好,我希望你们接下来也可以像他们这样,活出自己的人生。”

本文部分图片由李卫国、吴相谊等同船的旅友拍摄,感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