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文章转载自:城市画报)
  一个冬日清晨,我在床上醒来,床在维京游轮上,游轮在莱茵河的迷雾中穿行。我穿着薄薄的睡衣,一跃而起,抓起相机光着脚,奔到室外阳台。许久,在谜之风景里冻僵也浑然不觉。莱茵河的美,要如此贴身亲近,才刻骨铭心。
  莱茵河的早晨很美。不是红霞满天,就是水雾萦绕。朦胧中水流潺潺、海鸥略过,宛若仙境。我随着长达153米的维京游轮艾斯特拉号,荡漾在莱茵河上,神游了10天。船由极具冒险精神的斯堪的纳维亚造船工程师设计,船身狭长,洁白优雅,北欧神话人物画像就挂在船舱大厅里最显眼的位置。不过,莱茵河安静平缓,两岸青山绵绵,森林原野、诗意田园、古老城镇徐徐展开,一切与冒险无关,与浪漫有关。
  艾斯特拉号上的中国船员们给它起了个外号叫“爱死你啦”。的确,这是一个专门为中国人打造的暖心旅程,船上也几乎都是中国船员。从瑞士巴塞尔启航,把沉重行李搬上船,走进设计紧凑但温暖舒适的房间,长舒一口气,一直到终点阿姆斯特丹都不用挪窝,这种感觉很让人心安。阳台就是观影台,两岸就是大幕布,沿岸欧洲风土人情戏码自动上映。
  艾斯特拉号上的中国船员们给它起了个外号叫“爱死你啦”。的确,这是一个专门为中国人打造的暖心旅程,船上也几乎都是中国船员。从瑞士巴塞尔启航,把沉重行李搬上船,走进设计紧凑但温暖舒适的房间,长舒一口气,一直到终点阿姆斯特丹都不用挪窝,这种感觉很让人心安。阳台就是观影台,两岸就是大幕布,沿岸欧洲风土人情戏码自动上映。
  游轮途经的四国,小城、民居、葡萄园、古堡、博物馆、美术馆、雪山……丰富故事应接不暇。天气好时,拿杯鸡尾酒,躺卧在顶楼甲板上晒太阳。在现代主义的阳光下,遥想罗马帝国、法兰克王国时代的繁华。坐船游河是19世纪欧洲王宫贵族的权利和奢侈,现在则变成为普罗大众休闲度假的新风潮。
  最令人心醉的是饱尝欧洲艺术盛宴。在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看伦勃朗的《夜巡》,在梵高美术馆膜拜《向日葵》,在德国最古代的瓦尔拉特博物馆沉浸于古典主义的大画库,在路德维希博物馆陶醉于毕加索。这是一条可以深入探索欧洲的文化艺术之旅。
  莱茵河上水运繁忙,来往货船很多。有时,房间阳台外是一堵高高的墙,船时而就贴着墙壁直线下降。询问得知,是船过水坝。从巴塞尔启航,直到终点阿姆斯特丹,要经过11道水闸,这是莱茵河的水位落差造成的。有一晚莱茵河水位下降得很厉害,我们的船只能慢慢开,临时通知要取消到达地德国吕德斯海姆的小火车。本来有些失望,但又被通知恢复了!原来是那位又帅又有经验的船长Peter Titz先生在低水位里奋力地开啊开,最终及时赶到。欧洲水利知识不是一纸资料,而是切身体验。
  每日结束岸上游览后都归心似箭,因为知道自己温暖的房间就在莱茵河边守候。听到船员在门口拿着热红酒或姜茶迎接并道声“欢迎回家”,更感窝心。醉人的除了船外如诗如画的欧陆风情,船内如置家中的中国人情,还有无限量供应的葡萄好酒。尤其是在德国的某晚,船上晚宴品到了一百多欧元的弗尔拉德宫雷司令(RIESLING),味道惊艳。
  迷雾随风而去。船上觥筹交错,中国人的爱情故事在异乡暧昧上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