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文章转载自:环球时报,记者:徐玲珏)

      终年积雪的阿尔卑斯山、流传神秘传说的莱茵河畔、如仙似幻的古老城堡、见证文明发展的恢弘教堂……一直以来,这些山川、神话、河流、城堡将欧洲大陆勾勒成为一个中国游客心中闪闪发光的存在。

 

      据携程旅游最新发布的《2017-2018年中国赴欧洲旅游趋势报告》显示,未来两年,中国赴欧旅游规模有望达到每年550 万至600万人次。其中,跟团游实现113% 的高增长,目的地跟团游增速超过200%。

 

      在赴欧洲中国游客数量及消费额快速增长的背景之下,旅游体验成为了人们越来越关注的话题。因欧洲距国内距离远且旅游目的地众多,对于第一次到访欧 洲、想多去几个目的地的游客来说,“跟团游”是他们的第一选择,这也往往意味着旅途的风尘仆仆、舟车劳顿。

 

      随着国内游客度假理念的转变,邮轮旅行已经成为中国游客的重要选择。2016 年,中国邮轮出境旅客同比增长91%,而在欧洲,内河邮轮产品就成为一个很好的选择。作为欧洲最受欢迎的高端旅游度假形态之一,河轮主要是在各个国家内的大型河流中行驶,其吨位和娱乐性设施不如在海上行驶的邮轮那么强,乘坐内河邮轮出游更为小众且私密,而且可以随处靠岸,上岸即可游玩。

 

      作为全球河轮巨头的维京游轮,在欧洲、俄罗斯、中国、东南亚和埃及等国家和地区提供河流景区沿岸巡游业务。自其1997年成立以来,公司已发展至65艘船舶,其中包括3艘海轮。2016年,维京游轮正式进入中国市场,并推出第一艘专为 中国游客打造的邮轮——艾斯特拉号。

 

      “用3个月时间寻找合适的筷子”在艾斯特拉号上,除船长和水手以外的50多名工作人员大部分都来自中国。为什么维京游轮会为中国游客专门打造一艘船?谈及这个问题,维京游轮高级副总裁杰夫(Jeff Dash)坦言,作为一个“中国女婿”,对比自己的母亲在中国的体验,自己常常会对岳父、岳母在欧洲的经历感到难过。

 

      杰夫说,“我自己的妈妈并不会说中文,可是当她坐飞机抵达上海时,她就可以很快地根据机场的标识打上出租车并前往酒店。在酒店里,她也可以很快地办理入住,可以很容易地表达自己的诉求。

 

      可是相比之下,我觉得中国的游客到了欧洲之后并没有办法享受到相同的待遇。以我的岳母来举例,她从中国来到了法兰克福机场,因为机场里没有一块中文标识,她甚至无法成功打到一辆出租车,而你却能看到机场的奢侈品店里面都是说中文的导购。当我的岳母到达酒店,前台人员也不能用中文与她沟通,旅程充满了不便。中国现在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出境游国家之一,目前中国市场对外来游客是非常友好的,但是欧美市场提供给中国游客的服务有时却并不周到。很多人都只想着赚中国人的钱,但却没有真正地思考怎么样为中国游客提供更好的服务,维京游轮非常希望能够改变这个现状,让中国游客拥有真正获得尊重的欧洲之旅。”谈及对中国市场的预期,杰夫则表示,“对于我们来说,2017年和2018年在中国市场看重的并不是人数的增长,而是要把产品的品质放在第一位。我们没有做超过能力范围事情的野心,如果我能够做出一个专为中国游客服务的产品,并能够让我的岳母引以为傲,那我们就成功了。”正如杰夫所说,维京游轮艾斯特拉号对中国游客的消费习惯和偏好都十分上心,维京游轮亚洲市场运营总监罗慕睿(Thomas Rooch)透露,单是找到合适在船上餐厅使用的筷子就花了3个月时间,“因为欧盟的法律非常严格,包括我们船上的茶叶、筷子,你只能买合法进口到欧盟的产品。找到一些很漂亮的又实用的筷子花了我们3个月的时间。制作中餐所使用的酱油有很多种,有生抽、老抽,我跟我欧洲的同事讲,我们需要生抽,但他们不懂,他们说酱油就是酱油,所以在欧洲可能有一些想法实现起来非常困难。但是每一次航程结束后,我们都会用心琢磨如何把下一次行程做得更好。”“移动的酒店”艾斯特拉号从北京出发后,一落地瑞士苏黎世机场,我们便见到了维京游轮热情的工作人员,他们身穿红色的外衣,之后的行程中我们亲切地叫他们“小红人”。乘坐在大巴上,听着礼宾人员的讲解,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未来11天在莱茵河上的家——艾斯特拉号。长135米的艾斯特拉号以北欧神话人物命名,共能载客190人,有5种房型供客人选择,其中有附带全景阳台和法式阳台的全尺寸客房,还包括乐饮酒廊和位于船尾的全景套房,是一座不折不扣的“移动酒店”。

 

      登船之时,工作人员已经等侯在大厅欢迎我们的到来,比起他们端着的热毛巾和饮品,更暖人心的是他们脸上真诚的笑容。之后的11天里,每当我们的行程结束,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船上,他们总是拿着各式的饮品等待着我们“回家”。正如艾斯特拉号酒店经理李彤曦所说,“我们时常说要在船上打造一处像家一样的地方,在这一点上,邮轮和酒店的区别会很大。酒店的工作人员经常需要在短时间内处理多位客人的进出,所以酒店的工作人员没有机会与客人建立更深的感情,而在艾斯特拉号上,我们和客人就如同家人一般,会和客人一起欢笑,每当航程结束时,也会因为客人的离船而流泪。”虽然不及海轮一般宽敞,艾斯特拉号仍然精致明亮。鲜花、书架、艺术摆设……船上的各个角落都是一步一景。走进位于船舱2层的精致阳台客房,不禁感叹,看似空间十分有限的房间之内真是“五脏俱全”,我甚至拥有一个小阳台,每天可以看到移动的风景。房间里有专门为客人们准备的无线导览器、充电宝、保温杯,还有符合中国客人习惯的牙刷、拖鞋、浴袍、茶、保温壶和多排插头等日用品,并且船上的所有标志牌都是中文指示。登船第一日,我们在船上举行了消防演习,大家套着救生衣来到甲板上与船长见面,不禁对这场 旅程更加放心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在位于船上顶层的日光甲板上,视野极佳,这里甚至还拥有一处有机植物园。欧洲的天空总是很蓝,大片白云低低地坠着,我们顺着莱茵河从瑞士一路来到德国、法国和荷兰,每经过一个国家,甲扳上都会换上相应国家的国旗。

 

      艾斯特拉号乐饮酒廊的洒水几乎完全免费,在拥有落地窗的观景廊欣赏着美景的同时,还有专属钢琴师带来美妙的音乐。

 

      对于大多数中国游客来说,欧洲的食物只适合“尝尝鲜”,心中最挂念的还是家里的味道。而艾斯特拉号的餐厅在这时为我们的旅途添加上了令人难忘的一笔。船上的餐厅所提供的餐食中,60%—70%是中餐,剩下30%—40%则会根据所到目的地的不同而提供当地的美酒和美食。无论是担担面、酸辣粉、回锅肉还是夫妻肺片,厨师师傅用心惊艳着我们的味蕾。艾斯特拉号行政总厨陈瑶表示:“我们有非常严格的卫生标准,这一标准不只反应在温度的控制上,连储存的高度和宽度、储存的标签,以及先进先出的规格、每样东西的选材,都有严格的要求。此外,我们的厨房是没有明火的,在没有明火的情况下,我们怎么样用一些西式的厨具去做一些专业的东西,这就需要我们加强相关人员的专业性。这些不是每一个厨师都可以做到的,但我们一定可以。”

 

船上船下,丰富体验

      维京游轮的精彩不只在船上,从瑞士到德国、法国和荷兰,我们在巴塞尔略有些冷清的广场上喂鸽子;乘小火车看着窗景由绿变白,登上欧洲之巅少女峰;追寻历史的脚步,在斯特拉斯堡“小法兰西”小巷中漫步;乘高铁前往巴黎,坐在街头像当地人一样喝一杯2元钱的咖啡;也曾在海德堡精致的精品店里拍照,被店家制止后尴尬地一笑。回想登上瑞士少女蜂那日,山顶天气不佳,我们顶着寒冷的风雪来到观景台,看到的却只是一片白色茫茫。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,维京游轮的“小红人”在欧洲之巅为我们每个人准备了马克杯和热巧克力,我们在观景台碰杯,回想起来心中还有丝丝暖意。

 

      我们乘船经过莱茵河上游,两岸山坡上繁茂的森林郁郁葱葱,陡峭的悬崖上有雄伟的古堡和著名的莱茵葡萄酒庄园,听着罗蕾莱女妖的传说,也被吸引入古欧洲人的奇思妙想之中;入夜,两杯德国啤酒下肚之后,在甲板与夜晚的科隆大教堂合照;乘观景船漂在阿姆斯特丹运河之上,和住在船坞里的人们打招呼,也在阿姆斯特丹的广场上“遭遇”突如其来的冰雹,和素不相识的游客一起谈笑……在岸上,维京游轮能带客人领略原汁原味的欧洲生活,在船上的时光也非常丰富有趣。我们学做吕德斯海姆咖啡和法式薄饼,维京游轮还特邀德国青年音乐家为客人奉上一场古典音乐会。现场不仅会演奏著名的音乐家名曲,还将欣赏到各国传统乐曲。伴随着音符在空气中流动,夜色渐浓,仿佛身处中世纪欧洲的华美世界。

 

      离船的前一天,我们停靠在阿姆斯特丹的港口,恰好遇到途经的维京海轮。面对着远处比艾斯特拉号大5倍不止的海轮,船上所有人都激动地跑到了甲板上向着赫然巨物摇手示意,船长拉响了船笛。

 

      高高的海轮之上。客人们渐渐从房间出来向我们示意,海轮低沉的船笛也阵阵响起,在大西洋冷冷的海风之中,我竟然也有了一丝鼻酸的冲动。正如维京游轮的口号——惬意地探索世界(We are exploring 出e world on comfort)所要表达的,不论是客人之间,客人与维京工作人员之间,还是我们和素未谋面的海轮乘客之间,维京就像一个纽带,像一个舒适的家一般,将我们紧紧联系在一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