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文章转载自:旅行者,作者:陈怡敏)

维京河轮上的日子

  维克多雨果曾说:“我最爰的河流是菜茵河,这条河映照着整个欧洲的历史。”菜茵河发源于瑞士境内的阿尔卑斯山区,流经列支敦士登、奥地利、法国、德国和荷兰,源远流长1320公里,想要一次看遍菜茵河沿岸的风光几乎是不可能的。我所能想到的亲近菜茵河的最好方式,就是乘坐全球顶级的豪华河轮—维京河轮,每天迎着菜茵河变幻莫测的水波倒影,追随它的方向,体会它的奔流。

莱茵河上的最中国

  由于内河河道宽度、水位和停泊码头等设施的限制,内河游轮的排水量通常在2吨以内,游轮载客量在150人左右。因为乘客人数较少,相对于大体量的海上游轮,河轮可以最大限度地提升客人的体验舒适度,以精致奢华和尊贵服务为卖点,几百年来一直呈欧洲贵族最为推崇的旅行方式。

  如果只是体验欧洲贵族的游轮方式,也不会让我太过惊讶。出乎我意料的是,作为一个中国客人来到欧洲,飞机一降落就有中国客服等侯在机舱门口,专属机场大巴直接送我至游船码头,每天能看到中国服务员的亲切笑颜,能用中文交流,三餐有地道的中国菜相伴,全程还有专业的中文导游解说莱茵河地区的厉史文化与风土人情……我想说,你们去学英语吧,我跟着维京走!我以为,最顶级的奢侈不在于硬件的奢华,而呈给予人最放松自在的感觉。毕竟,我们是来享受度假时光的。每天观光后回到船上,就好像回到家一样。有人说河轮是移动的酒店,我觉得维京河轮应该是移动的家园。

  与菜茵河上往来的其他河轮不同的是,维京Eistla号的服务人员全部来自中国。船上有欧洲第一位中国籍的酒店经理,将多年的豪华酒店管理经验带到了河轮上。虽然船长和水手来自欧洲,但整个行程中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船长的身影,他会亲自搀扶年长的游客,或者用刚学会的中文来问候归夹的客人,也会带着他的中国团队询问游客的意见。而说到Eistla号上最大的亮点,一定是名厨刘一帆打造的20道既符合中国人口味、又不失欧洲特点的精致菜肴,融汇贯通了中国八大莱系与西式餐饮的精髓,每天的主菜单都会结合游船抵达的目的地特色来更新莱式。自助餐的选择中西合壁,有广式煲汤、老北京风味,也有地道的四川莱肴等,要知道在欧洲找到纯正的中国食材就相当不容易,但呈为了让客人吃到家的味道,整个管理团队和厨师团队煞费苦心,甚至细致到一个盛面的碗都力求找到晨合适的。如果还填不满中国人的胃口,还有“面吧”服务(营业时间从早上6点到深夜乐饮酒廊关门),每天供应三款不同口味的面点,从麻辣酸爽到浓油赤酱,用一碗面的诚意彻底征服我们的中国胃。

  维京河轮阜在20年前就推出了针对美国游客需求的欧洲内河河轮,并快速成为了世界上规漠最大的内河游轮线路业界翘楚。如今针对庞大而挑剔的中国市场,维京并没有简单地复制以往的做法,而是针对中国游客的特点和诉求,创造性地打造了全新定位的“无压力”文化体验。这种“无压力”的自在体验,既体现在对中国传统和文化的尊重上,也反映在企业文化的影响渗透上,船上的客人能够真切地感受到员工是被尊重的,由此而带来的正面效应是员工也会将这份尊重与关怀送还给客人。

品味莱茵河的“度数”

  在船上享受最中国的服务,下船则领略最欧洲的风貌。人们说,整个欧洲没有一条河能与菜茵河相匹敌。维京Eistla号途经瑞士、法国、德国、荷兰四个国家,一路上的中世纪古堡城镇里有说不完的名人轶事。

  有人间,菜茵河航程玩什么?也许酒是欣赏菜茵河最浪漫的切入点。因为葡萄酒的一路相伴,让不太懂酒的我也乐在其中,即使说不出那些道道也不妨碍觅得自己喜欢的味道。我们的航程从瑞士巴塞尔开始,以往以为瑞士仿佛和葡萄酒搭不上什么关系,但恰恰相反,从罗马帝国时期就开始种植葡萄的瑞士,以其高海拔地势和纯净的阿尔卑斯山脉水源,孕育出瑞士多样的葡萄品种。选择—杯瓦莱斯(Valais)地区的黑皮诺,搭配浓郁的萨拉米香肠和芝士,以此来开启一段舌尖上的旅行再合适不过了。

  顺着菜茵河,我们驶入法国国土的东端—阿尔萨斯(Alsace)大区和下莱茵省(Bas-Rhin)的首府斯特拉斯堡。虽然法国葡萄酒阜日名声在外,但阿尔萨斯地区的葡萄酒仍然让人惊喜。阿尔萨斯大区葡萄园位于孚日山脉的丘陵和菜茵平原的交界处,大部分都处于一定海拔高度的向阳丘陵之中,易于排水的地貌、集中的降水季节和充沛的阳光,都让这里出产的琼瑶浆(Cewurztraminer)和雷司令(Riesling)有着格外浓郁的芬芳。阿尔萨斯卢区最有代表性的是白葡萄酒,除了清新的千白,优雅的气泡酒,馥郁的甜白也是这里的一大特产。在斯特拉斯堡的西边,阿尔萨斯葡萄酒之路(La RoutedesVim DAlsace)则绵延在孚日山间(Vos~es),连接着72座小巧的葡萄酒小镇。

  从阿尔萨斯继续向北进入德国境内,就来到了雷司令的地盘。雷司令的特别之处在于无与伦比的匹配度,它的酒款几乎可以撑起一桌酒宴,从开胃酒到餐后酒都相得益彰,而且用它来搭配中餐也意外地融洽。我们停靠在吕德斯海姆(Riidesheirn)的那晚,维京把弗尔拉德宫(S&lossVollra&)的美酒请上了船,并将中国的水煮鱼与之完美搭配。说到弗尔拉德宫的雷司令,那是曾被歌德奉为创作灵感的佳酿。弗尔拉德宫作为全世界最古老的葡萄酒庄,距今日有1157年的厉史,堪称莱茵高(Rhdngau)地区的明珠。弗尔拉德宫呈为数不多以“宫殿”命名的酒庄,不仅拥有悠久的厉史、显赫的身世、辉煌的建筑,它出产的雷司令更是跻身世界顶吸葡萄酒行列。

我想住上三十天

   沿着莱茵河一路航行,Eistla号上每天都能品尝到餐厅根据当天到达的城市而甄选出的葡萄酒,品质相当惊艳。从巴塞尔到阿姆斯特丹,行程越往后越精彩,总让人在细微处感受到用心。在欧洲之巅少女峰的皑皑雪山上,维京的团队端上了热气腾腾的热巧克力;在德国科隆,不但安排了德国啤酒餐厅,我们还通过特别的VIP通道登上科隆大教堂的顶层,用这独特的视角纵览整个城市美景;在阿姆斯特丹的清晨,我们的玻璃顶观光船穿梭在运河上迎接清晨的第一道曙光,看着这个城市慢慢苏醒。每天行程结束,总有船上不同部门的小伙伴端着自制的热红酒、热果茶或刚出炉的小饼干迎候在船舱门口。客房内还贴心地准备了自拍杆和保温怀……

  香奈儿女土带着她的中国屏风在巴黎丽兹酒店住了三十多年,在我到岸下船的那一刻,我想在维京河轮上带着我的中国胃,住上三十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