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文章转载自:环球时报)

  一个春寒料峭的日子里,我于瑞士巴塞尔登上了维京游轮艾斯特拉号。开始了为期11天的莱茵河之旅。欧洲运河多、港池多、船坞多,一条条内河,犹如大地的血脉,深深扎根这片土地,沿岸的风土人情成为展示欧洲文化最直观的窗口。这段旅程之中,沿着莱茵河,我共穿过了4个欧洲国家。从终年积雪的阿尔卑斯山、流传神秘传说的河畔村落,到如仙似幻的古老城堡、见证文明发展的恢弘教堂和各有千秋的临河小镇,乘着舒适的河轮,让本可能舟车劳顿的旅途充满了惬意。山川、神话、河流、城堡勾勒而成的欧洲大陆也变得愈加清晰。

  莱茵河上的“中国家”

  维京游轮在欧洲、俄罗斯、中国、东南亚和埃及等国家和地区提供河流景区沿岸巡游业务。2016年,维京游轮正式进军 中国市场,并推出第一艘专为中国游客打造的邮轮——艾斯特拉号。维京的河轮以北欧神话人物或历史人物命名,“艾斯特拉”也不例外。她是北欧海神的九个女儿之一,和姐妹们一起生活在海底,在岁月的变幻中看守着世间万物,为地球和人类带来生命给养以及和谐的环境。

  这样一艘承载着美好期许的河轮,更大的亮点是“定制的中国式体验”。除船长和水手以外的50多名工作人员大部分都来自中国。维京游轮艾斯特拉号对中国游客的消费习惯和偏好都十分上心,对于大多数中国游客来说,欧洲的食物只适合“尝尝鲜”,心中最挂念的还是家里的味道。而艾斯特拉号的餐厅在这时为我们的旅途添加上了令人难忘的一笔。船上的餐厅所提供的餐食中,60%-70%是中餐,剩下30%-40%则会根据所到目的地的不同而提供当地的美酒和美食。无论是担担面、酸辣粉、回锅肉还是夫妻肺片,厨师师 傅用心惊艳着我们的味蕾。据相关工作人员介绍,由于欧盟的法律非常严格,船上的茶叶、筷子,只能买合法进口到欧盟的产品,因此,单是找到一些很漂亮又实用的筷子,工作人员就花费了3个月的时间。除此之外,房间内的保温杯、充电宝,船上的娱乐设施等,处处都体现着维京对于中国游客细致入微的观察与周到的服务。

  “移动的酒店”艾斯特拉号从北京出发后,一落地瑞士苏黎世机场,我们便见到了维京游轮热情的工作人员,他们身穿红色的外衣,之后的行程中我们亲切地叫他们“小红人”。登船之时,工作人员已经等侯在大厅欢迎我们的到来,比起他们端着的热毛巾和饮品,更暖人心的是他们脸上真诚的笑容。之后的11天里,每当我们的行程结束,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船上,他们总是拿着各式的饮品等待着我们“回家”。长135米的艾斯特拉号共能载客190人,有5种房型供客人选择,其中有附带全景阳台和法式阳台的全尺寸客房,还包括乐饮酒廊和位于船尾的全景套房,是一座不折不扣的“移动酒店”。

  虽然不及海轮一般宽敞,艾斯特拉号仍然精致明亮。船上的各个角落都是一步一景。走进位于船舱2层的精致阳台客房,不禁感叹。看似空间十分有限的房间之内真是“五脏俱全”,我甚至拥有一个小阳台,每天可以看到移动的风景。房间里有专门为客人们准备的无线导览器、充电宝、保温杯,还有符合中国客人习惯的牙刷、拖鞋、浴袍、茶、保温壶和多排插头等日用品,并且船上的所有标志牌都是中文指示。登船第一日,我们在船上举行了消防演习,大家套着救生衣来到甲板上与船长见面,不禁对这次旅行更加放心。

  在位于船上顶层的日光甲板上,视野极佳,这里甚至还拥有一处有机植物园。欧洲的天空总是很蓝,大片白云低低地坠着,我们顺着莱茵河从瑞士一路来到德国、法国和荷兰,每经过一个国家,甲板上都会换上相应国家的国旗。艾斯特拉号乐饮酒廊的酒水几乎完全免费,在拥有落地窗的观景廊欣赏着美景的同时,还有专属钢琴师带来美妙的音乐。

  撷取欧洲游精华维京游轮的精彩不只在船上,从瑞士到德国、法国和荷兰,我们在巴塞尔略有些冷清的广场上喂鸽子;乘小火车看着窗景由绿变白,登上欧洲之巅少女峰;追寻历史的脚步,在斯特拉斯堡“小法兰西”小巷中漫步;乘高铁前往巴黎,坐在街头像当地人一样喝一杯2元钱的咖啡;也曾在海德堡精致的精品店里拍照。被店家制止后尴尬地一笑。回想登上瑞士少女峰那日,山顶天气不佳,我们顶着寒冷的风雪来到观景台,看到的却只是一片白色茫茫。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,维京游轮的“小红人”在欧洲之巅为我们每个人准备了马克杯和热巧克力,我们在观景台碰杯,回想起来心中还有丝丝暖意。

  我们乘船经过莱茵河上游,两岸山坡上繁茂的森林郁郁葱葱,陡峭的悬崖上有雄伟的古堡和著名的莱茵葡萄酒庄园,听着罗蕾莱女妖的传说,也被吸引入古欧洲人的奇思妙想、传奇典故之中;入夜,两杯德国啤酒下肚之后,在甲板上与夜色下更加恢弘雄伟的科隆大教堂合照;乘观景船漂在阿姆斯特丹运河之上,和住在船坞里的人们打招呼,也在阿姆斯特丹的广场上“遭遇”突如其来的冰雹,和素不相识的游客一起谈笑……

  在岸上,维京游轮能带客人领略原汁原味的欧洲生活,在船上的时光也非常丰富有趣。我们学习制作了吕德斯海姆咖啡和法式薄饼,维京游轮还特邀德国青年音乐家为客人奉上一场古典音乐会。现场不仅会演奏著名的音乐家名曲,还将欣赏到各国传统乐曲。伴随着音符在空气中流动,夜色渐浓,仿佛身处中世纪欧洲的华美世界。

  离船的前一天,我们停靠在阿姆斯特丹的港口,恰好遇到途经的维京海轮。面对着远处比艾斯特拉号大5倍不止的海轮,船上所有人都激动地跑到了甲板上向着赫然巨物摇手示意,船长拉响了船笛。

  高高的海轮之上,客人们渐渐从房间出来向我们示意,海轮低沉的船笛也阵阵响起,在大西洋冷冷的海风之中,我竟然也有了一丝鼻酸的冲动。旅途结束之时,欧洲仍是料峭轻寒,但每次回想这段旅程,心中都会有丝丝暖意。